89年日股崩盘的教训

发布日期: 2020-08-12 01:26:42 阅读量:592

T懂生活

89年日股崩盘的教训

日本人富贵了,便买屋。屋价、地价便贵,多家美资证券到日本开办事处,出研究报告,看好日股、日地产,当时日房产贵至要三代人的供款,才可买得起一间屋,而美资研究报告则谓:这是好事,你富贵嘛,不少拥地皮的公司,其潜在价值便高了,按照资本主义的价值投资论,这类坐拥地皮的公司,是物超所值,例如日本的新干綫,接连其火车綫的地皮都变黄金了,日经亦因此而升至38000点。

美资行吹嘘日地皮等如黄金的论调使不少日本人、公司都信,不少人都买股。如果美资只靠研究报告费和佣金为生,就肯定连租也交不起,他们要赚大钱,不是在日本本地,而是在日境外:新加坡。

外资唱好旨在令散户麻痹

有位二战时的美军轰炸机机师,韦利(他于90年代任港期货交易所行政总裁)于二战时未曾炸过日本本土,但在80年代就在日本金融市场,投了个核弹。话说他当时踏足日本,拜会日股交易所,问可否搞个日经期指(当时日本市场冇期指),日本仔富贵逼人话:唔得。于是韦利去了新加坡,开设于日经期指,但这期指不是百分百跟日经225匹配(因日本仔不让你搞嘛),但对炒家言,只要能有九成匹配也OK,因为大鳄是惯于在不完美的市场也可搵食。全世界的石油质素都不是统一的,交收时,有一套计价标準,按不同的含硫量,其他杂质含量等等作出多除少补式的计价,来算出个双方都合意的价来。日本本土的日经225指数,跟新加坡日经期货有点差异亦不碍两者挂鈎计价。于是,日股的灾难源开始在新加坡酝酿了。
要跨市场来布局,是因为不想普罗股民知悉有这部署,这个部署当然是沽的部署,外资想在日本本土的普罗日股民知悉的是:日股好,日股妙,日股呱呱叫,买啦!这就只要外资出看好报告便是,外资就将以前低位买入的股票沽给普罗日本股民便是,这个低买高买赚钱不多,定要加个turbo来赚多些。

当日股升到泡沫水平时,外资便在新加坡市场开新加坡日经期指的淡仓,但你A外资去开淡仓,谁做傻瓜去接你的淡仓。人多的是,但不是B外资,而是日资大户,这些日资大户都是大投资者,可以是日本基金,可以是普通的大户,但一个共通点,是这些接货者都肯定赚过一截的甜头。

不要以为笔者是乱嗡,2007年,有多少香港朋友买过香港的Accumulator,我就买过,正是「不怕你精不怕你呆,最怕你唔来」,笔者当时最旺的时候是一日赢三张合约,日赚60万,有这好赚头,怎会捨得走。笔者也算醒,知道花无百日红,赚了一截之后,知道要收手,在金盘洗手前,就讲,这是最后一铺,之后让人去接火棒了,醒吗?但就是这最后一铺过不了,温家宝突然讲:直通车不来了。他讲迟一日,我都过关,但就是他讲早了一日,咁,就,之前赚了的要呕尽,尚要拿钱去赎身。这个贪字变贫,马后炮,一定识讲,但当你几日就可赚廿万时,你就觉得怎是贪,是财来因我有方嘛!赚是我本事,不是运气,更非贪。

自大无知是股灾沃土

自大、无知,与贪是每次股灾(或给外资搵笨)的沃土,有这沃土,外资才可壮大。

日股自1987年美国股灾后急升,至1989年,日经升至38000点,普罗日股民大买股,日资大户又在新加坡大买日经期货,突然一日,外资趁日央行加息,便全面明明白白地沽股票现货,更加借货来沽,在新加坡日经期指市场又明明白白地力沽日经期指(之前是静鸡鸡沽的),用上孙子兵法的山林风火:未出手前不动如山,部署时要徐行(慢)和林(静),到进攻收割时要快如风,烈如火。一日跌你千点,等你走都冇得走,又因为急跌,通常会唔想走,会弹下啩,结果指数急促下滑,到结算时便收工。大摩宣布将办事处撤出日本,有人认为这是要食尽最后一日,唉!你日股残到唔使玩啦!也的确日股由32000跌至8000,你点玩!

这个日股崩盘事历,大家是否有似曾相识?A股又是否受到外资的恶意沽空?笔者估不是,是自己人沽空自己而矣!

89年日股崩盘的教训

附表是新加坡富时A507月期指由6月初以来至7月17日的成交和未平仓合约数,自6月下旬,这个合约的成交和未平仓合约数就一直升,最高时,日成交有过百手,而未平仓合约数逾63万张,至7月17日仍有53万张未平仓合约,而当日中国的A50IF7月合约结算合约不足8000张,为甚幺中国的A50期指只有8000张去结算,而新加坡的有53万张未结算?是谁在沽这53万张期指,可以是自己友。

假如我在中国的右手,沽与在新加坡的左手,右手所蚀,一定是左手所赚,这样一来,是否在新加坡就可以有一笔很乾净的财富?7月10日,中证监界定恶意沽空是跨境,跨期操作,7月9日公安部介入,你估要查甚幺?昨日传在上海自贸区的一些外资公司被查,以上,再加上日股崩盘的教训,大家或可对今次A股之跌,有多一个角度的看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