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大讲堂:韩信将兵、垓下之围和刘邦的领导力

发布日期: 2020-06-11 00:09:12 阅读量:223

G生活网

韩信将兵

关于韩信的故事,要给大家作为一个重点讲讲,因为刘邦消灭项羽的主要战争,都是韩信打的。

首先是攻打魏地。当时,韩信军队集结在河西地区,準备从一个叫临晋渡的渡口过河,河对岸有个魏国的魏王豹,过去刘邦打彭城的时候,是跟着刘邦一起反项羽的,后来刘邦失败,他又归附到项羽门下,刘邦派人去找他,他很生气,说:「汉王骂人像骂个奴僕一样,我再也不想见他。」魏王豹是贵族出身,他不能容忍刘邦吊儿郎当的市井气、江湖气,他更受用项羽的做风(「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就跟着项羽与刘邦作对。

韩信採取什幺手法拿下魏王豹呢?他声东击西,假装在临晋这个渡口强渡,实际上他用木罂桶,从上游做成木筏,让兵从上游过河。而当时魏国的大军,都在黄河的下游临晋这边等着。韩信声东击西,把魏地平定了。然后又把代国,就是今天山西北边大同地区平定。这时候项羽还在南边被牵制着,韩信又越过太行山,出井陉口,进一步去攻打建都邯郸的赵国。

韩信手下只有几万军队,赵国有二十万军队,那怎幺能用几万军队打二十万军队呢?韩信用了另外一个办法,叫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把赵国灭了。打了魏、赵,还灭了代,那幺下面目标是燕。这时候他听降将李左车的建议,派人去告诉燕国,说:「你现在如果不投降的话,我大兵就来了。」这是李左车出的主意,先虚后实,他告诉韩信:大将军接连灭了几个国以后,天下都震慑于你韩信的威名,你现在弱点是战斗力尚待恢复,手下都是新兵,优势是你名气大,令敌人闻风丧胆,所以你不如就派个人去告诉燕国,最好投降,不投降的话,我军队就来打,燕国一定会投降的。韩信採纳了他的建议,不以短击长,而以长击短。燕国果然从风而靡,投降了。投降以后呢,韩信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齐国。

韩信灭齐的时候,我们看看刘邦那边的情况。这时候刘邦又从河南的南部往北部来了,在荥阳被项羽打败了,从荥阳落荒而逃,就带了几个人逃出去了,过了黄河,逃往修武(今天的焦作),韩信正在那边驻扎着。刘邦逃到韩信军营的时候,韩信还没起床呢,他就到韩信帐下把大将军印拿走了,调走全部军队,只给韩信留了两千人,让他再招募士兵去打齐国。刘邦的军队,在中原老是打败仗,本钱都被输光了,而韩信的「盈利」又都给了他。

刘邦有了韩信的军队,又神气起来了,他回到了中原,採取了一个新的战略──骚扰项羽的粮道,他不但开闢北方战场,给韩信腾出空间,现在他又派刘贾,还有彭越,在南边骚扰项羽的后方补给线。我们发现,刘邦是在下一盘棋,他的心中是有数的,儘管他自己在战场上是不行的,他的战争基本上是输的,但是他的输也是为了别人赢创造条件。你发现没有,刘邦每一次输了以后,都接受教训。现在他跟项羽在中原的鸿沟对峙,项羽一下子打不过来,他说:「我不跟你对决,咱们斗智不斗力。」对决的话,刘邦能打过项羽吗?当然打不过,人家是小伙子,而刘邦都是老头儿了。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韩信就要打到齐国之际,六十多岁的高阳酒徒郦食其建议刘邦说:我们如果现在派人去齐国晓谕利害,让齐国投降我们,参加我们阵营,那幺项羽他就孤立了。郦食其凭三寸不烂之舌,到齐国游说,果然说动了齐王,齐国就撤掉了守备,等于跟汉结盟了。此时韩信还在赵国,他想既然齐国投降了就算了。韩信手下的蒯彻(汉朝后来避讳改名蒯通)是一个策士,说:「你打了一两年,才拿下五十城的赵国,可人家凭三寸不烂之舌,就拿下齐国七十城,你这个将军还不如人家一个书生的功劳呢!再说,汉王让你停止攻齐了吗?没有啊,这样你就去打呀。」

于是韩信的军队呼的一下,就打过去了,齐王既然把边疆的兵都撤了,没做布防,所以韩信的军队一直打到临淄城下。这可把齐王气坏了,心想:原来你郦食其跟韩信是做好的局啊,一个骗我,一个打我!他觉得郦食其把自己出卖了,就把郦食其给烹了。郦食其真是死得冤枉。

齐王受了这样的打击,他当然就向项羽求援,项羽派了一个叫龙且的大将带着大军去增援,韩信集中相对优势兵力,把龙且打败了,占有了齐国。这时候说实话,刘邦取得绝对优势,项羽被包围了。这时候韩信就担心自己的胜利果实被汉王拿走,因而想做齐王。当初在赵国的时候,刘邦任命他为赵国的国相,而刘邦未来的亲家张耳当赵王。张耳当赵王也有根据的,在项羽分封的时候,就封张耳为常山王,常山就是赵国,所以也是有根据的。可是韩信呢,却还什幺也不是,就是个大将军,是个赵国的国相,所以他就给刘邦送了一封信,说现在为了齐的安危,为了保护汉的势力,希望能封我「假齐王」。假齐王就是代理齐王的意思。韩信没好意思直接说当齐王,就说只是代理一下。

刘邦当即本能地反感了,认为此时自己在这里被围,急需他救援,他却伸手要官,正要发作时,张良和陈平都踩了他一脚,刘邦一下就明白了:这种情况下闹翻了,还能指挥韩信吗?有制度上的措施来限制他吗?有实力上的优势能控制他吗?没有啊!韩信能听自己的,其实靠的是他对自己的忠诚,就是自己对他的恩德。所以刘邦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大声说:要当王就当真王,当什幺假王啊!赶紧封韩信为齐王,派张良去送他的诏书,封韩信为齐王。

刘邦封韩信为齐王太及时了,因为这个时候有两股势力在劝韩信背叛刘邦,第一个是项羽派韩信的老乡劝他跟项羽结盟,另一是韩信的谋士蒯彻也劝他背叛刘邦。蒯彻说:「我看你面相不好,最多不过封侯,可是看你的背,却贵不可言。」就是说你背叛的话,就贵不可言,说你现在是功高震主,你应该自个儿干,然后你用你的优势来掌控刘、项,你就是天下霸主。但是韩信不为所动。韩信为什幺不为所动呢?他觉得刘邦对他有恩德,「予我数万众,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听计用」,我为何背叛他呢!

我想韩信之所以不背叛刘邦,有两个缘故。第一个他觉得自己功劳大,这幺多地方都是自己打的;第二个刘邦对他很好,对他言听计从,给他数万之众,拜为大将军,给职给位又给权,还给人马,让他去独当一面,韩信认为汉王不会害他,所以他断然拒绝了背叛刘邦的建议。

垓下之围

此时项羽已经处在非常被动的地位了,龙且的大军在山东覆灭,项羽劝降韩信又遭拒绝,被整个包围住了,南边彭越还断绝了他的粮草,这时候项羽就要求来讲和了,因为项羽手上还有五个人质呢──刘邦的爸、妈、老婆、哥哥,还有一个管家审食其,至少有五个人。项羽说:咱们就讲和,以鸿沟为界,东边西楚,西边大汉。汉四年(前二〇三)八月,楚军粮尽,被迫议和。九月,就一个月后,项羽回去了。刘邦不踏实,担心项羽将来东山再起,所以他用张良、陈平之计,突然在背面发动攻击。项羽只有十万人,刘邦有四十万军队,约齐王韩信、魏相彭越三方一起来联合攻楚,可是齐王韩信不来,魏国相国彭越也不来,刘邦自己的四十万大军被项羽打得落花流水。

最后刘邦坚壁自守,问张良怎幺办才好。张良跟他讲:你这个激励机制没兑现,这一仗打完你就统一天下了,人家彭越和韩信有什幺呢?韩信当齐王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他心里还不自信;彭越呢,一直在梁魏之地对付项羽,魏的地盘也都是他平定的,你让他当相国,是因为有魏王豹,但这魏王豹早死了,彭越却还是相国,他也想当王。你封彭越为梁王,把淮阴、楚地封给韩信,这个条件讲清楚了,他们就来了。汉王明白了,就按照张良的意见跟他们说,结果韩信、彭越就都引兵来了,后面的垓下之战,就不需要刘邦出手了。

汉五年十二月,韩信、彭越、英布、刘贾等各路大军一共六十万,韩信为总指挥,将十万楚军团团的围在了垓下。项羽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他仰天长叹,说:「我自起兵至今八年矣,身经七十余战,未尝败北,现在却是这个下场,『此天亡我也,非战之罪』(是上天要亡我,不是我打仗不行)。」你看这个项羽至死都不明白,他为什幺会败。

项羽穷途末路,带了二十八骑,到了乌江边上。他本来是可以过江的,因为有一个亭长,驾着船在这里,说: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也足以称王,现在只有我有船,汉军来了就过不去了,你赶紧上船。项羽说:「天之亡我,我何渡为!」天要亡我,我过江还有什幺用呢?我项籍与江东子弟八千渡江而西,今天没有一个人生还,即使江东父老可怜我原谅我,我何面目见之,难道我不惭愧吗?所以他把乘的马送给了这个亭长,然后自刎于乌江。项羽的尸体被五个汉军分了,每个人拿一块去请功,五个人凭此功得以封侯。

项羽的这番表白,从容镇定,让人感慨。看上去是英雄气概,杀身成仁,但另一个层面,项羽是在逃避,逃避责任,逃避奋斗。因为东山再起更困难,更複杂。项羽死的时候很年轻,满打满算也就是三十一二岁,还正是干事业的时候,他居然说没面目去见江东父老,而且归之于天命。其实讲命不好、运气不好,都是失败者的逃遁之词。你看刘邦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项羽一败就起不来了,就自杀了。司马迁当初就在这个问题上做了评论,他说:人事的成败跟天没有关係啊,项羽把自己的问题归咎上天,这是很荒谬的。司马光也说「何预天事」,跟天没关係。

司马迁、司马光都总结项羽的失败,是因为不懂政治,他放逐义帝,自立为霸主,他在制度建设上,不借鉴前人的经验,奋其私智,创制了一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制度。因此,项羽的死很悲壮,具有美学意义,审美意义。搞文学的都喜欢拔高项羽的形象,但是,从现实操作层面讲,从领导人物的素质讲,项羽的做法,还是不能肯定。

刘邦的成功之路,其实可以做个深度的分析。汉高祖五年(前二〇二)五月,刘邦自己在洛阳召开庆功大会的时候,他就问大家自己为什幺赢了,项羽为什幺输了。大家讲了很多理由,刘邦说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说,实际上我哪里都不行啊:「夫运筹帷幄之中,决定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

刘邦说自己的成功,不是自己行,而是自己能用那些有本事的人。刘邦深悟领导力的精髓,领导越大,权力越大,盲点越多。不管什幺事,领导都可以说了算,是因为他有权力,并不是他有这个能力。因此,能听进别人的意见,集思广益,兼听则明,就是个好领导,反之,就会犯错误。刘邦打仗听韩信的,治国听萧何的,战略上听张良的,所以他就成功了。

《资治通鉴》作者司马光,曾提出领导力修炼的三条:仁,明,武。根据《续资治通鉴长编拾补》记载,讲这个话,是在治平四年(一〇六七),司马光上书给宋神宗时讲的。仁就是要懂政治,关心百姓疾苦,能争取人心拥戴,用人能成就人;明是判断力,方向、路径的判断,危与机的判断,人与事的判断,这实际上就是重大问题上的决策能力;武是决断力,排除干扰,把决策付诸实施的能力。他认为皇帝懂得这几条就能治理好国家,没有这几条,国家就危险了(司马光当时另外还提了三条,即官人、信赏、必罚,更多是操作层面的)。刘邦这几条都做得不错,他懂政治,他能争取人心,他有判断力和决断力,识人用人,更是他的长项。

(参见《资治通鉴》卷九至卷十一)

相关书摘 ▶《资治通鉴》大讲堂:「乱世奸雄」曹操的成与败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胜者为王:资治通鉴大讲堂,读古今之变,一解成败之谜》,联经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张国刚

张国刚教授潜心研读《资治通鉴》数十年,在《胜者为王:资治通鉴大讲堂,读古今之变,一解成败之谜》一书里,罗列《资治通鉴》里出现的历史事件,介绍当时的历史背景、人物以及司马光的写作思路,书中每个章节末都标注了对应《资治通鉴》篇章的内容。他选取《资治通鉴》中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二十个关键点,生动讲述从春秋三家分晋至大唐盛世终结的历史,探究修身齐家、经世治国之道。

本书从《资治通鉴》文本出发,关照影响家国大政之关键点,书中不乏忠于原典的历史场景再现、人物言行钩沉,更有作者张国刚教授独到深刻而妙趣横生的分析评论,使到一部体量浩繁的古典鉅着一变而为精简通达的大众历史读本,堪称当代大家解读历史名着的经典之作。

《资治通鉴》大讲堂:韩信将兵、垓下之围和刘邦的领导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