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鬼的后代──魏廷朝回忆录》

发布日期: 2020-06-11 00:09:13 阅读量:139

G生活网

书名:《赌鬼的后代──魏廷朝回忆录》作者:张庆惠总策划/魏廷朝回忆录编辑小组编出版社:前卫出版日期:2017-09-20官方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AVANGUARDTaiwan/

《赌鬼的后代──魏廷朝回忆录》

师生一起被捕入狱

彭明敏、魏廷朝、谢聪敏师生三人,为印《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从排版、换铅字、找印刷厂、监印,虽小心翼翼,但在情治人员严密布线下,仍百密一疏,一九六四年中秋节刚印好,就被军警逮捕。

《台湾人民自救宣言》经彭明敏师生三人研究删改,一九六四年暑假就已定稿,谢聪敏也以做生意为由,向父亲要了笔钱作印刷费用,存在吴澧培服务的彰化银行艋舺分行。台北市小型印刷厂大都位于万华、圆环一带巷弄,连找人植字、找印刷厂、买铅字都小心翼翼。

自买铅字换版

「谢聪敏在圆环附近小旅馆租个小房间,作连络中心,接着找专门帮人植字者植字排版,为防内容外洩,还先做个假版,将宣言中的『蒋介石』、『国民党』、『蒋政权』,换成『毛泽东』、『共产党』、『毛政权』,乍看好像是篇反共宣言。」

因彭明敏忙,多数工作是魏廷朝与谢聪敏在分头进行,当假版植好字,再去买铅字,将「毛泽东」、「共产党」、「毛政权」,换回「蒋介石」、「国民党」、「蒋政权」,因需要的「蒋」字太多,还跑了多家铅字店,也怕遭店家怀疑。

印刷的宣言没有标题、作者,他们準备印刷完成后,再刻番薯印来盖标题,并準备一万份,彭教授也广为收集各机关、行号、团体的信封,并向内政部

要了人民团体与公职人员名册,準备寄发。

百密仍有一疏

但百密仍有一疏,彭明敏在《自由的滋味》有段回忆:谢聪敏在万华找了间极小又无照的印刷厂,因常印黄色书刊,做事偷偷摸摸,老闆答应印刷,由我们提供纸张。约好印刷那天,谢聪敏带来笨重排字版,老闆也安装在印刷机上,当谢聪敏走到巷口等魏廷朝雇的三轮车送纸来,再进入店内时,老闆竟说他不愿印了,令谢、魏都感惊骇,只好将排字版、纸张带回旅馆。

此后十余天,印刷厂附近传出有共产党企图印刷文宣品攻击国民党与蒋政权,致他们怀疑老闆可能趁谢聪敏到巷口等魏廷朝时已先盗印一份,看了内容才不敢再印。

因风声鹤唳,他们暂避风头,隔了近一个月,他们在市政府附近的赤峰街再找家没有登记的地下印刷厂,同意中秋节那天由老闆亲自印刷。

骗称印刷军校考卷

中秋节那天,魏廷朝帮谢聪敏搬排字版和纸张到印刷厂,他们穿着军服,口操北京语,自称军事学校军训教官印刷考卷,要严格防止试题外洩。这在台湾并不是不寻常的事,老闆似乎也不感觉异常。

魏廷朝在《历史的窗门》节目回忆说,赤峰街在台北圆环附近,前一天他回杨梅参加镇运,中秋节上午九时就到印刷厂监印,一直印到下午近五时,期间他只出去上了一次厕所,连中餐也没吃。

傍晚,彭教授弄了两个大皮箱,叫了三轮车,将近万份宣言载到衡阳路三楼彭教授朋友舞蹈老师许惠美的家,楼下是饼店。随后他与彭教授回到圆环附近旅馆,谢聪敏还在睡觉,突然有人敲门,接着六、七名持枪便衣情治人员闯进来,将三人带走,那时约傍晚六时,天还没有黑。

宣言内容何时外洩?

第二次印刷找赤峰街这家老闆,是因老闆不识字,那天又是中秋节,员工放假,由老闆自己印,且中秋节印是两倍价钱,但还是无法避开情治人员耳目,魏廷朝怀疑老闆趁他上厕所时,私藏了宣言,致后来被查扣的宣言只有九千八百多张,而干员破门而入时,有人手上还拿着揉得皱皱的宣言。

「国民党从大陆搬到台湾,唯一具有效率的机关,大概只属特务系统了。」彭明敏发现特务手中揉得皱皱的宣言,并不是印在他们準备且质料较好的纸张上,该是第一个印刷厂老闆利用谢聪敏到巷口等魏廷朝纸张的几分钟空档,盗印下来,并拿去检举报案拿奖金的。彭明敏怀疑,可能在一个月前,万华、圆环一带印刷厂、小旅馆都布满情治人员线民,他们还天真假设老闆不识字,殊不知已撒下天网,準备「瓮中捉鳖」。

谢聪敏则说:「中秋节宣言印刷当天,老闆好奇地拿一张给旁边的一位初中生看,那个学生说:『文章里都在写蒋介石,为什幺不用蒋中正?』所以当天下午我们用三轮车把印好的东西载走之后,他们就跑去圆环边的警察分局报案,并到旅馆逮捕我们三人。」

事隔多年,记忆会淡忘,三位当事人对宣言内容外洩,看法虽有些落差,但百密一疏是事实,他们从找人植字排版、住小旅馆、买铅字改版、找印刷厂,行蹤早就被情治人员布下的线民所掌控。

在「阎罗殿」受疲劳审讯

「第二天三人分被载往台北市西宁南路的警备总部保安处(日治时期的东本愿寺),以及北门附近的警总第二处(日治时期的西本愿寺)侦讯,日治时期原放骨灰的地下室,改成监牢与审讯室,审讯的酷刑声音无法传到外界,故被称为『阎罗殿』,在这里疲劳审讯了长达三天三夜,想睡就被泼冷水、电击,或遭拳头猛捶,我有两颗门牙被打落。」

魏廷朝门牙被打落,谢聪敏因当过陆军官校教官、国民党中央党部《今日の中国》月刊主编,又出钱印刷,结果被刑求得最惨,但他坚毅不屈。特务轮番疲劳审问,不给他睡、刑求、泼水、电击,用大电灯照他,但也担心出人命,每隔一段时间会叫一位中年医师进来量血压、脉膊,听诊心脏。

「谁在背后支持你们﹖」「有多少人?」「下一步计划是什幺?」「你们有外国的经济援助,美国政府在后面不是吗?」特务甚至还怀疑他们计划于双十节当天要阴谋推翻政府,或至少群众示威。因为「我们在宣言中宣称有普遍民众支持」,但其实只是他们三人的共识,并无其他人牵连在内。

怀疑是殷海光、李敖代笔

「《自救宣言》是谢聪敏主稿,我删改润饰,彭教授审核定稿,三位都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但特务却质疑台湾人写不出那幺有深度见解的宣言,一定有中国人在幕后指导操控,甚至怀疑是出自台大哲学系教授殷海光、作家李敖之手,硬要我们承认,供出是他俩所写,让我们哭笑不得。」

魏廷朝告诉特务,这份宣言单纯是师生三人的见解,忠实呈现台湾现状与困境,而台湾未来要在国际社会生存,只有这样做,既无外国势力介入,他们同样也反对共产党。

魏廷朝三人与殷海光、李敖都有深交,而这份宣言除是师生三人的智慧结晶外,在他们心中其实也融入了《自由中国》雷震、殷海光与《文星》主编李敖等人的某些观点,而魏廷朝会帮谢聪敏改《自救宣言》,其实也受到殷海光的影响。

「我敢帮谢聪敏修改《自救宣言》,受殷海光影响很大,他是台湾逻辑学权威,为了民主自由,放弃本行,投入政论,是希望台湾变成自由中国。他最大隐忧是怕国民党在台湾作恶太多,激起台湾人愤怒,因此希望开明派要站出来。」

蒋介石震怒

「没想到两个『小虾米』惹到『大尾鱼』,变成政治案件,引起外界重视。」师生三人被抓,虽有媒体採访,但新闻全被封锁,直到台大开学,彭明敏没去上课,才引起校方以及国际特赦组织的重视。

那年教师节蒋介石邀请一些教授学者吃饭,彭明敏也是受邀学者之一,当天却未出席,问台大校长钱思亮「彭明敏在那里?」钱思亮虽知道彭明敏被捕,却不敢正面告诉老蒋,支吾其辞;后来老蒋知道彭明敏涉及「自救宣言案」被捕,极为震怒。

彭明敏应邀到韩国首尔大学及泰国曼谷的国际学术会议也缺席,引起外国媒体注意,向警总打听消息,警总不得不在一个月后发布了简短声明,指彭明敏等三人因「从事破坏政府活动」被捕。

在警总保安处疲劳侦讯一星期后,三人被移监到卧龙街保安处六张犁看守所,三人分到三个房间,并各安排一个犯人同室,魏廷朝跟黄崇光、彭明敏与吴俊辉、谢聪敏与江炳兴。「我用厕所的四方草纸用日文写点东西,放在浴室镜橱内,有些给彭明敏拿走,有些则可能给特务拿走。」因三人不同房,屋顶上装有窃听器,却不准他们在室内交头接耳,三人无法见面,魏廷朝只好以此方式与彭教授取得连繫。

师生三人于一九六四年九月廿日被捕,到隔年四月二日宣判。在这半年多的牢狱生活,情治人员恩威并济,要求他们屈服妥协,但他们坚毅不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