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亿中国人的考试:中国官员又投直球啦!

发布日期: 2020-08-07 19:20:48 阅读量:860

H生活家

和许多人一样,笔者对强国人有着几个刻板印象:强国人、玻璃心,一听到「我来自台湾」「我是台湾人」就崩溃了、抓狂了,而中国官员也得了一种动不动就说「伤害了13亿中国人民的感情」的语言癌,害13亿中国人的感情前前后后被伤害了好几千次。

今天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又拉全体中国人来背书了,质问访美的蔡英文「为何有话不跟对岸说,要找外国人面试?」,声称「蔡英文要通过13亿中国人考试,对一中原则不能矇混过关」。

中国对台统战无所不用其极,官方发言总是说得漂漂亮亮,又是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又是血浓于水、让利,实质政策则是经济和文化统战,曲球、变速球、伸卡球通通都来,变化球功力简直是炉火纯青。奇怪的是,总是在历史上的关键时刻漏馅,一火大就直球对决。

1996年总统大选射飞弹就不说了,2000年总统大选前夕,时任总理的朱镕基是怎幺说的呢?他说「台湾选举是地方选举」、「谁要搞台独就没有好下场,因为你不得人心,你违背海峡两岸人民的民心,你也违背全球华人的民心」、「这是我们的底线,也代表十二亿五千万大陆人民的心声」,警告台湾人民切莫冲动以免后悔;结果台湾人还真的冲动了。

朱镕基直球不只投一次,同样是2000年,他在访日接受日本TBS电视台採访时,被问及台湾人都不希望统一,中国为何以霸权欺压。结果朱镕基不犹豫的来了一颗又快又猛的直球,他是这幺说的: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位母亲含辛茹苦大半辈子,总算将自己的孩子养育成人。她感到很欣慰,以为可以鬆口气,歇一歇,于是説:『来,回到母亲的怀抱来,给我捶捶背。』然而故事裏的不孝子吃惯了软饭,不认这个曾经养育过他而今已经骨瘦如柴的母亲,反而对着星星和太阳大喊妈妈,想喝可乐,想要烧饼。这时候做母亲的应该怎幺做?当然是给他一巴掌......凡事都有它的规则和限度,台湾问题就是母亲和儿子之间的争吵,外人无权干涉。」

2003年5月,正蒙受SARS风暴的台湾政府争取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时任中国副总理的吴仪说,邀请台湾参与WHO是「于法不符,于理不容,于情不合」。场外,台湾媒体追问中国是否无视台湾2300万人的需要,时任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大使的沙祖康说:「谁理你们!」

2003-2007年间担任中国外交部长,被某些外交人士形容为「红卫兵外交官」的李肇星,更是擅长直球对决,在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前回答媒体询问时说:「台湾什幺?什幺总统?一个省不会有什幺总统。」对于修宪,他说「台湾是一个地区,哪来宪法」。对于陈水扁涉及贪污,他说:「一个省级干部贪污不归我管。」简直傲慢到了最高级。

马政府期间,刻意塑造两岸关係60年来最好的既定印象,也有不少人相信,但是中国官员也不过是在配球上增加变化球比例,偶尔「冻未条」还是会来记直球。

举例来说,2008年11月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初次访台,会见马英九时以「您」称呼,连马先生都省了,搞得朝野与民众都大为不爽,不料马英九竟很配合这记红中直球,故意挥棒落空,在事后受访时说:「不然要怎幺办,称呼『他』吗?......难道我一定要掐着他的脖子,说你不说马总统,我就不让你回大陆?没有必要吧!」

2010年的东京影展,中国代表团团长江平也要求台湾代表团改为「中国台湾」或「中华台北」才能出席;由于台湾的新闻局电影处长陈志宽坚不退让,双方最后都未出席开幕。和东京影展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时都会忍不住,想直接以快速直球KO台湾。去年9月,习近平在会见台湾统派团体时抛出「一国两制」,说「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从未改变,也不可能改变。两岸复归统一,是结束政治对立,不是领土和主权再造。」,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我们认为,这也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最佳方式。」除了死硬统派,再怎幺亲中的人都无法接受这种说法,习大大原本要投的直球变成触身球。

被媒体描述为大内高手级、拥有外交官风範的国台办主任张志军,日前也不小心漏馅了,声称金门不能发展博奕产业,否则「小三通肯定要关」,上国心态一览无遗。

中国官员在这些案例中的言行,自然是令人愤怒,也没有人能接受。但是每当类似个案发生,笔者心中总是感到「一丝丝欣慰」,因为这些家伙果然露出狐狸尾巴,沈不住气的想要用直球速战速决了。对台湾民众而言,这是好事。

北京在2000年陈水扁赢得总统选举之后说要「听其言、观其行」,但别忘了,台湾人也同样的听着和观察着。北京既不可能靠着变化球投完全场,那幺我们就好好盯着他们的直球吧!

相关文章